新生篇 | 两代人的“生门”路:从上门接生到无痛分娩

【时间: 2019-11-08 16:05:37】【字号:

Qilu.com,10月6日——编者按:新中国成立以来,不同的职业应运而生,为社会发展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也在历史上留下了重要的印记。随着时代的进步,有些职业与时俱进,有些职业日新月异。无论社会如何变化,保持不变的是社会需求和奉献精神。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Qilu.com。闪电新闻(Lightning News)推出了一系列关于“实践”的报道,倾听不同立场的普通人对时代发展的看法。

80岁的王玉英是山东省聊城市新县盐甸镇李亚丹村的助产士。20世纪60年代,由于农村地区缺乏医疗资源,30岁的王玉英自愿去镇医院学习分娩技术。在接下来的30年左右的时间里,无论是白天还是午夜,都可以看到手里拿着一个饭盒在李亚丹村的路上匆匆忙忙。

已经使用了30多年的铝制午餐盒。

两个止血钳、一把剪刀、一些绷带和酒精棉球,这些是王玉英接生婴儿时使用的工具,它们总是装在这个铝制饭盒里,饭盒上有一些坑洼。为了给这些工具消毒,王玉英还专门买了一个高压锅。“用高压锅蒸所有工具,它会有消毒的功能。蒸过后,它们随时都可以准备好。只要有人喊,拿起饭盒就走。”王玉英说。

王玉英的铝制午餐盒和送货工具

当时,村子里的通讯还不发达,人们经常在半夜敲王玉英的门,让她接生。王玉英的儿子赵齐针回忆说,他在小学的时候,每年冬天都下大雪,外面刮着风。他住的泥屋里没有窗户。半夜来的助产士只能用脚踢墙。很快他就能听到母亲的脚步声和门的声音。有时王玉英在地里做农活。当她听到有人叫她接生时,她扔下农具离开了。“人家找我,宁可浪费自己的东西,也不能耽误人家。这都是关于人类生活的,你不觉得吗?”王玉英告诉记者。

每次王玉英在村民家接生婴儿,村民们都会送两包挂面和十几个鸡蛋。30多年来,王玉英一直守护着500多条小生命的到来。王玉英基本上在村子里接生了30到50岁的婴儿。近年来,也有她无法分娩的案例。如果产妇的位置不能用手调整,或者如果产妇是宫外孕,王玉英会直接建议送她去医院。

20世纪90年代,该国的医疗资源日益丰富。随着人们生育观念的改变,越来越多的人住院分娩。同村赵薛婧的大女儿是王玉英帮助接生的最后一个孩子。2010年,当孩子即将出生时,赵薛婧一家没有等救护车来医院。情急之下,王玉英会陪他们开车去医院。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赵薛婧又有了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他们都出生在医院,没有找到助产士。

村民赵薛婧和他的两个女儿

这个已经用了30多年的饭盒,也被王玉英完全放下了。

"每次我听到我的孩子哭,我都认为这项工作是值得的。"

2011年,郭秀秀开始在山东大学第二医院当助产士。这是她在产科的第九年。不久,成千上万的孩子出生在她手中。在今年的国庆节,14个婴儿遇见了他们的母亲。郭秀秀和其他助产士在产房工作了一整天。30岁的准妈妈李梅景是郭秀秀负责的女性之一。下午4: 30,李梅景躺在床上听着婴儿的心跳,期待着小生命的到来。此时她的放松主要是由于无痛分娩针和对婴儿胎心的24小时观察,这不仅减轻了李梅景的痛苦,也增加了安全感。

布置在产妇床前的胎心监护仪

晚上7: 30,李梅景被推进产房,因为她接受了无痛分娩。李梅景在分娩过程中没有感到太多疼痛。7点53分,在助产士的鼓励和指导下,李梅景在不到半小时的时间里见到了婴儿。

李梅景拥抱并亲吻了新生婴儿

郭秀秀抱着刚出生的孩子说:“每次听到宝宝哭,我都觉得工作值得努力。”。“有时在路上行走时,有人会认出你,说你是当时接生我的助产士。多亏了你在我最虚弱的时候的鼓励。病人出院后,这么多医务人员一眼就能认出你,我感到非常欣慰。”

郭秀秀在产房抱起了新生婴儿。

产房里有40多名像郭秀秀这样的助产士。他们经常陪伴产妇,除了例行检查之外,还进行心理咨询。如果孕妇有紧急情况,随时待命的产科医生会出现。从事产科工作十多年的洪凡珍平均每天要做七八次剖腹产,最多一天做十二次手术。洪帆上夜班时,一名产妇子宫完全打开,但胎儿心率下降。一分钟后,洪帆决定剖腹产,并立即打电话给麻醉师和其他医务人员。几分钟内,婴儿安全出生。

洪凡珍探访孕妇

尽管产科很忙,但这些现代“助产士”在小生命到来时会感到无比自豪。根据国家卫生委员会2019年发布的数据,截至2018年,共有3 080家妇幼保健机构和807家妇产医院,员工近640 000人。在医院分娩已经成为几乎每个人的选择。2018年,全国孕产妇死亡率降至18.3/10万,比1990年下降了79.4%。在医护人员对新生活的不断保护下,母亲们可以放心地等待婴儿出生。

黑龙江11选5投注 山东十一选五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