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王朝的“海洋资源”开发

【时间: 2019-11-08 11:33:33】【字号:

最新的考古发现表明,我国沿海地区的居民早在史前时期就开始通过开发海洋来开发渔业资源。传统上,夏、商、周三代的核心地区位于中原和西部、北部内陆地区,很少有人关注海洋的管理。这不准确。早在商朝,或从商朝开始,每个朝代都开始重视海洋,管理海洋,并在国家一级利用和开发海洋资源。最新的考古资料显示,商朝的东部边境到达了今天的黄海和渤海的西海岸。它还大规模开发沿海的盐资源和贝类资源,并通过贸易和其他手段从其他更远的海洋获得贝类资源。

商朝的领土已经到达东海岸。

文献中提到商朝的领土已经到达东海岸。例如,《诗经》、《商歌》和《宣鸟》说,王上武定的疆域以四海为界,其东界应达到东海岸。《淮南子太祖训》明确指出,“阴的土地是东海的左边”。殷商王朝的东部领土已经到达东海,即现在的渤海或黄海沿岸。简牍年表的古代版本记载“钟鼎即位,在兰仪上签字”和“何党家即位,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征蓝彝”,自商代中期以来,王上钟鼎和何党家多次进攻鲁南的蓝彝,扩张到东部沿海地区。简牍编年史的古代版本记录了商朝南庚迁往燕国(现在山东曲阜),杨甲住在燕国。当他到达潘庚时,他才搬到殷墟(现在安阳)。换句话说,商朝的首都曾被迁到离海岸不远的鲁中南地区。

考古发现和研究表明,商朝在商朝早期没有向东扩张。商代中期,商文化向东入侵,逐渐取代了越石文化。目前,考古学家在江苏沧州、冀东、滨州、博兴、临淄、青州、潍坊、沂水、莒南、日照、连云港、盐城等地发现了商代文化村的遗址和墓地。这些遗址和墓地出土了典型的中国和商代文化陶器、青铜器、骨骼、盔甲和石器。腰坑、狗祭、人祭等丧葬习俗以及埋葬的类型和组合与商代文化完全一致。这样,在商代中期,商代领土的东北部到达渤海西岸和南岸的内陆腹地,从东到渭河、白浪和蜀河,从东南到淮河下游以南的连云港和盐城地区。临海的连云港村遗址还出土了4枚规格较高的青铜鼎和3枚青铜颜,以及中国和商代文化的大型器皿。这应该是一个离商朝海岸线最近的高级定居点。可以解释,商代中期,江苏北部连云港、盐城附近的黄海沿岸是商代直接接触海洋、开发利用海洋资源的地方。

渤海西部和南部海岸的广大沿海平原尚未见到商代的遗迹,这表明商代此时不能从渤海海岸直接与海洋接触,但商代晚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商代晚期,即殷墟时期,商代文化和权力在西部、北部、南部和东南部萎缩,但在东部发展最为稳定,保持了强劲的发展势头。东部地区商代晚期文化聚落遗址数量较前一阶段翻了一番,增加了十多倍。出现了大量贵族居住的高档住区。文化内容与殷墟文化密切相关,殷墟文化已成为商代后期拓展和管理的重点领域。更重要的是,数百个规模巨大的制盐作坊和村庄出现在渤海西岸和南岸(即莱州湾南岸)长达300多公里的滩涂上。这个地区也成为商朝直接控制的地方,可以通向大海,开发和利用海洋资源。

商代晚期开始利用东部沿海地区的海盐资源

商代晚期渤海西岸和南岸的泥滩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聚落密集分布?因为这里的制盐原料非常丰富,不仅有取之不尽的海水、泻湖水、盐碱土,还有浓度为海水3-6倍的浅层地下卤水,储量巨大,易于开采。燃料资源丰富多样,地质地形、土壤结构和气候条件也非常有利于大规模制盐。它一直是中国重要的海盐生产基地。

近十年来,北京大学考古文化研究所和山东省文物考古系在河北省昌邑、寒亭、寿光、广饶、东营、利津、沾化、无棣、青云、海兴、燕山、黄骅等县市发现了近20处制盐遗址,全长300多公里。根据考古系统调查、勘探和大规模发掘,每个制盐作坊群的分布范围从几百平方公里、几十平方公里到几平方公里不等,每个包含几十个制盐作坊,共计500多个制盐作坊。每个制盐车间单元由地下卤水坑井、数百平方米的沉淀蒸发罐、卤水储存坑、巨型盐炉和盐棚等组成。,面积在4000-6000平方米之间,非常规则,应统一管理。每个盐炉的面积为30-40平方米。据估计,每个盐炉里有150-200个制盐用的陶制头盔。每个头盔含有5-7公斤盐。每一个炉子将获得1000公斤盐,用于用一次火烹饪盐。西部和南部沿海的整个渤海年产量应达到10万公斤以上。根据制盐和烹饪过程以及运输盐产品和头盔所需人数的计算,每个制盐车间大约有10名制盐工人,而在商朝控制的沿海地区,从事制盐的人数应该超过5000人,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规模。

在靠近内陆的盐生产车间周围也发现了相当数量的盐工人定居群体。毗邻内陆腹地的沧州、鲁西北、鲁北地区商代晚期文化聚落数量,与商代中期相比,突然增加到400多个,人口大幅增加,经济文化空前繁荣。银都及其周边地区的皇室成员和官员居住在沿海和邻近的内陆高级住区和重要的交通枢纽。他们控制和管理盐的生产、盐的分配和对外运输。盐通过吉水、黄河及其支流源源不断地输送到殷都安阳和中原腹地。

考古资料表明,夏商早中期开发利用了山西南部的池盐,商代晚期开始转向东海岸,大规模开发利用渤海西部和南部海岸的海盐资源。

海产品维持了商朝的政治统治。

各种贝类、蜗牛和鱼类生长在渤海和黄海的浅海和滩涂上。根据调查,渤海西岸和南岸的泥滩表面至少暴露了三个6000-4000年前形成的贝壳堤,上面堆积了数千吨贝壳和蜗牛。海贝蜗牛因质地坚硬,不易损坏和腐烂,光泽明亮,表面光滑,质地多样,形状奇特,轻巧小巧,便于携带,在商周非常流行。此外,这些贝类和蜗牛来自遥远的海洋,不易获得。它们非常罕见。因此,贝类和蜗牛包括贝类、蜗牛、蛤、扇、蛤等。在商周时期被视为贵重物品。贝壳和蜗牛作为财富的象征,被用作人和马的重要装饰品,以表达不同的社会阶层和身份,并广泛用于祭祀和宗教活动。值得一提的是,一些珍贵的蜗牛,即贝类,也被用作流通、支付、储蓄和表达某些价值的货币。甲骨文和商代的甲骨文反复提到从贝类身上带走多少朋友,给某个地方生产的贝类带去多少朋友,给贝类带去多少朋友,最多几百个朋友。

夏商早期,中原出土的贝壳数量少,种类少。然而,随着商代的疆域在中期扩展到东部海岸,在商代控制的地区,特别是安阳殷墟等地,出土了10多万只贝壳贝壳贝壳。近7000枚贝壳被埋在殷墟福豪墓中,近4000枚贝壳被埋在青州郊区屯一号墓中。学者们已经确认了殷墟早期出土的贝壳、蜗牛、蛤蜊和海扇。10科21种。目前在渤海、黄海和南海发现了大约20种贝壳和蜗牛。蛤蜊,蛤蜊,蛤蜊,蛤蜊,蛤蜊,蛤蜊,扇贝,扇贝,蜗牛和蜗牛在渤海西海岸,南海岸的浅海,泥滩和贝壳堤坝,以及海滨的商业聚居地被发现。

此外,安阳殷墟还出土了一定数量的鲸鱼(骨头)和鲻鱼(骨头),它们也应该来自河北东部和山东北部沿海。换句话说,商代不仅开发了渤海西岸和南岸的盐资源,还捕捞和收集了贝壳、蜗牛和鱼类资源。然而,用作货币的黄色蜗牛和金环蜗牛数量最多,主要来自亚热带、热带东海和南海的珊瑚礁和岩石海岸。由于它还不是商朝直接控制的领土,所需的炮弹应该通过长途贸易交换获得。

因此,就考古材料而言,商朝在中后期将其疆域扩大到滨海,并大规模开发利用海洋资源,发展自给经济和商品贸易活动。换句话说,海洋产品和海洋经济在维护商代政治、经济和社会运行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作者是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东部商代考古研究”的负责人,山东师范大学教授)

资料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作者:严胜东

欢迎关注中国社会科学网微信公众号cssn_cn,了解更多学术信息。

新疆11选5 台湾宾果投注 上海十一选五投注 湖北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