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阳标统:篡释历史照片,捏造抗战老兵履历,意欲为何?

【时间: 2019-11-06 09:57:56】【字号:

不久前,一个组织的官员转发了几条假老兵的微博,其中包括一两条直接转发给抗日老兵慈善基金的微博,引起公众舆论沸腾。平时,我喜欢编退伍军人的传记。一些极度耸人听闻、惨被出售的志愿者组织和团队缩着脖子,假装他们与自己无关,闪到一边,推卸责任去关心他们。

多年来,援外社基金和审计小组无辜地参与了这些事项,并已处理了十多次,无论大小,...前天早上,微信群发来了一个故事,详细内容如下:

我现在负责保卫祖国,你负责建设祖国。

照片中的娃娃兵谢天佑是国民革命军第128师最年轻的通信兵,当时只有12岁。第128师完全由湘西的孩子们组成,大部分是苗族人。1937年,它转移到几千英里以外的上海嘉善抗日前线,掩护其他国家的撤退。在7天7夜的夜晚,他们用劣质枪支与日军甲级师作战,杀死了3000多人,几乎摧毁了整个军队。

当时,没有现代通讯手段,师司令部完全依靠传令官来指挥战斗。谢天佑7天7夜走遍了整个战场。在11月寒冷的夜晚,他经常游过这条河,传达重要的指示。一个12岁的孩子,穿着便装,不会引起日本人的注意,所以他活了下来,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战后,政府给战士们奖励了5美元,他赢得了10美元,这是当时国家军事委员会的最高奖项!

这张他穿着制服的照片是战后记者为立功而拍摄的。他孩子气的脸让后人心痛。

他还活着,住在湘西凤凰县一间破旧的房间里。他今年94岁了。因为是国家军队的一员,生活一直很艰难。两年前,政府承认了他对抗日战争的贡献,并给予了大量补贴。只有那时生活才得以改善!愿照片中的小抗日英雄和老英雄谢天佑幸福健康!

这张照片感动了许多人

从昨天到今天,有几个人问我照片中的小孩是否还活着,历史是否真实,是否能告诉我老兵在哪里,并希望去看望老兵...

这张照片非常有名,已经被许多西方媒体使用,但是它的来源不明。当时应该是中央通讯社或者西方新闻媒体拍的。很多年前,我读了注释,说是紫秀将军的儿子陈履安。我也打了电话,受到了惩罚。

浙江省永嘉县第十一国民小学儿童队

《好朋友》画报出版于1938年2月,浙江永嘉县十一宝国家小学儿童队,其衣服、鞋子、袜子、绑腿等设备与照片中的儿童非常接近。后面的商店是一栋两层的木制建筑,商店的招牌上写着:香烟、火柴、煤油、肥皂...上海在1937年,外国商品商店很少,但它们仍然在大多数城镇普遍存在。因此,我判断这张照片不是在上海拍的,而是抗战时期《好朋友》等媒体记者采访全国时使用的视频资料之一。然而,必须指出,没有直接的文件证据,我的猜测不能被视为注释。我认为照片中的孩子是儿童队的一员。

上述歌谣不值得评论第128军分区的历史和儿童战斗的细节。浙江嘉善真谢天佑老兵。浙江绍兴的志愿者“海盐风神”在2012年发现了第一次访问。这位老人口述了他的个人历史,并于7月24日上传到退伍军人护理网。经过核实,他确认了自己的身份。详情如下:

老兵谢天佑。照片:李·冯春

谢天佑:1924-2018

鸡冠:浙江绍兴。现在住在嘉善

师:第26军参谋处第3科

军衔:步兵上尉

口述记录:海盐风神。参观时间:2012年7月。

我以前叫谢尤氏。抗战前,我父亲为地主家庭长时间工作。至于我,我把牛给房东,我妈妈在上海的富裕家庭当保姆。

1937年农历十月,我在嘉善参军。军队来自湘西苗族土家族第128师。当驻扎在村子里的陆军连长看到我聪明并动员我参军时,我就参军了。陆军的名称是第128师767团第3营第9连,连长是陈康强。

在767团短暂停留后,顾齐家司令把我看成是本地人,并且懂得语言和地理,他叫我去师司令部副官的信使室当信使。当时,我军在南桥的战斗很悲惨。兄弟们死伤无数,但东方人也深受其害,因为苗族士兵在战斗中没有被杀,东方人死了很多。

在嘉善战斗了几天后,部队奉命撤退。那天晚上我们坐火车去了临平,然后去了富阳,在那里我们一直驻扎到1938年3月我们登上了从诸暨到江西九江的火车。

原图标注为湖南郴州。那一年郴州有许多战争伤员医院。这是其中之一。

九江只剩下1000多名士兵,他们被分配到广东第六十四军第一百八十七师的1100个团。我仍然是团部的一流信使。1938年10月,我从团部给工程兵营发了一封信。信一寄出,营长就在收据上签字,日本人就打电话来了。我很快摔倒了,但仍受了伤。我先被送到南昌军区医院。他被转移到广东乐昌64军区医院接受治疗,然后又被转移到湖南辰溪第九战区第五休息康复医院。

受伤后,我去了第九战区第三团第三营,等待部队接管。荣军第三旅的大队长是浙江浦江人宋世杰。他推荐我去第九战区干部训练团。在干部训练团学习了大约三个月之后,第三十二军野战保障团来接士兵,并去了第三十二军。第32陆军部仍然被指派为信使。

当时,第三十二军的指挥官是汤真。他在湖南茶陵与日军作战。部队奉命撤退。指挥官告诉我去后方营地,发射信号枪,掩护部队撤离。该营有700多人在行动中丧生。我和一个叫周的江西号手在幸存前藏在尸体下。

我和周晓在洞庭湖租了一艘船去常德的战斗避难所。在常德,我们遇到了第32军第141师的野战补给团,我去了第141师。林左震先生,陕西安义人,毕业于保定军校。副司令周树·唐来自河北保定。办公室主任许鸿成来自湖北武昌。

我是林左震司令的警卫副官,军衔为中尉。1941年,军队被调到万县进行为期一年的训练和巩固。万县城防司令兼总指挥。第141师是第26军的下属单位。军队指挥部在宜昌一个叫泗水溪的地方。我去总部与指挥官会面。我见到了来自圣贤县的指挥官周七。当主任和他的下属谈话时,他通常会询问他的出生地、几个家庭成员和父母。所以他问我从哪里来。我说我的祖籍是绍兴,我的祖父母搬到了嘉善。他说你是怎么去国民党军队的?你愿意过来和我谈谈吗?我说那当然很好,但是我不知道我们的老师是否同意。周司令说没事,我会和他谈谈。就这样,我去了陆军司令部第三参谋处,科长郭定远,他也是盛县人。我在他手下缓刑。

此时我的名字被郭定远改了。我原来的名字是谢尤氏,但它被改成了谢天佑,意思是上帝保佑我。我一直呆在总部,直到抗日战争胜利。胜利后,我被调到第75集团军炮兵指挥组担任主要观察员。第75集团军司令首先是临海的刘既明,然后是余姚的沈成年。不久,军队被解除武装,重组为湖北应城第75师。

1948年7月2日,我们在随县王龙商店被第三野战军俘虏。1950年,当我从共产党军队回来时,军队给了我320元。

照片:李·冯春

不幸的是,这位老人去年去世了。直到谣言传开,我才注意到谢老。我对自己丰富的简历感到震惊。在已经备案的退伍军人中,这种情况非常罕见。由于他一直在总部各级工作,他的知识和洞察力一定非常重要。此外,他实际上告诉了我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甘军实际上是参加了广东军第187师南浔线战役。他也受伤了,去韶关接受治疗...他为什么不早一点认识谢老,匆匆赶来采访?这是一个大事件。

当然,谢老的听写并不完全正确。事实上,我对谢老的年龄和军衔有所怀疑。在正常情况下,在这么年轻的时候,不可能获得这么高的军衔。他可能把工资等同于军衔。然而,这是首次访问的原始记录,我无法修改。此外,还有人死亡,无法进一步证实。另外,我刚刚读了尚贞的资料,我的工作时间和我的印象有些不同。然而,与上面提到的整体精度相比,一些小细节算不了什么。毕竟,2012年他已经89岁了。

我不知道是谁干的。这个人的个性无耻,心理阴郁。他已经到了病态。这类事情的路线图无非是先找到退伍军人的信息,然后使用适当的战争历史背景,注入鸡血,并填写退伍军人的简历……开始在各种微信群中进食。如果任何不懂的人被愚弄了,把它发送到微博或其他平台。一旦志愿者或团队微博经理不小心转发或编辑了它,他们会立即拿截屏作为证据,大喊抓住假老兵,然后组织网络围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