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侯灿先生调到师大历史系的第一受益人

【时间: 2019-11-01 19:43:35】【字号:

侯先生调到师范大学历史系。我是第一受益人。这不是当时的理解,而是后来的总结。大学毕业后,我继续热爱中国思想史。我于1987年被南开大学录取,但研究生拒绝阅读,这也影响了我对中国思想史的研究。毕竟,思想史是以社会为思维对象的,社会史可以更好地解释历史问题。我的唯物主义思想促使我思考寻找社会史的问题。吐鲁番出土的文件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进入我的视野的。出土文献未被他人篡改,充分反映了社会现实。从文献开始,它们最有利于社会史的研究。这种简单的思维,浮在问题的表面,是完全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就在这时,侯先生像天使一样向我走来。侯先生可以成为我的老师。研究吐鲁番文献要从什么书开始,如何获得研究资料,以及所有的基本问题都来自侯先生的教导。我几乎每天都去侯先生家寻求建议,侯先生每天都会给我上课。当时,外面的噪音仍然不平静,但是我和侯先生的学习取得了很大的进步。1989年9月,当我起草第一份吐鲁番文件讨论吐鲁番出土的葬服时,侯先生和我一样高兴。从那以后,我开始有了自己的学术和生活。吐鲁番文献研究至今已有30年。回首最初的感觉,一切都是侯先生开始的。将所有相似的文献复制在一起,将所有的研究观点整理在一起,分析它们各自的基础和不足。根据时间排列墓表数据,看哪个官名出现得更频繁,尤其是官员的升迁,并观察是否有规律可循。过了很久,许多镜头变得模糊,模糊地回过头来看我自己床上的桌子,或者我看到侯先生自己床上的桌子...每当我有一个想法,我总是希望得到侯先生的认可。每次我得到批准,我就像小学生一样快乐,我觉得这一天没有白白过去。

高昌古国

侯海洋的家和我的家是相邻的两栋住宅楼。从我们的阳台可以看到侯海洋家的厨房灯光。侯海洋的妻子吴梅林是上海的前知青,曾先后在阿克苏和乌鲁木齐当过教师。侯先生的家总是一尘不染,窗户也很干净。沙发旁边的一张小桌子上,有一个小搪瓷脸盆。许多年过去了,我仍然能清晰地记得底部有黄色和红色花朵的搪瓷脸盆。每次我喝茶,吴先生都会微笑着打开小盆:“孟先生,选一个。”里面有各种各样的蛋糕。太可爱了。多少年过去了,每次想起它,我都觉得很美。

侯先生的四川口音是一致的。每次他想强调什么,侯先生都会先说“孟先生!”声音有点尖。这时,我所有的想法都会突然停止,只有侯先生的一个声音会留在我的脑海里。后来,我从新疆出来学习,听到越来越少侯先生的教导。例如,有时候,在看书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侯先生的声音从深处涌出:“孟!”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都会突然停下来,迅速理清思绪。这是什么?这是多年来耳垂面部生活的效果,没有忘记。

作者:孟石现

编辑:刘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