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丨“每人发一千美金”,美国总统竞选人让馅饼从天而降?

【时间: 2019-10-22 20:46:50】【字号:

当总统候选人提议每月无条件给每个成年人1000美元时,你认为这是天方夜谭还是可行的政策议程?

美国总统候选人杨安泽试图向人们证明这一想法不是“痴心妄想”。

“今晚,我要做一些前所未有的事情。”9月13日,在民主党总统初选第三次全国辩论的开幕致辞中,民调排名第六的杨安泽发表了他的“大动作”——我将每月给10个美国家庭1000美元。如果你正在观看这场辩论,你认为你能比任何政治家更好地解决问题,请访问yang2020.com。

话一落千丈,处于辩论最末阶段的明尼苏达州参议员艾米·克洛布就咯咯直笑。下一个发言人,南本德市长皮特·巴特吉格,甚至更加无言以对,不知道如何回答。

"我承认这是一个‘原创’的想法."他的话在球场内外引起了很多笑声。

杨安泽宣布将“给钱”10个试点家庭的最新消息在72小时内收到了令人惊讶的反馈。根据他自己的声明,仅在一个周末就有50多万人报名并吸引了100万新的捐款,其中90%以上来自以前不认识他的人。

然而,一些传统主流媒体“对他冷淡”。辩论结束后,《纽约时报》专家小组给了杨安泽所有候选人中最低的3.4分(满分为10分),并说他的“资金分配计划”看起来太像哗众取宠的噱头,因为他需要更多的选民来认真对待他。

对于杨安泽旗舰竞选平台“全民基本收入”(UBI)——每月无条件向所有美国成年公民发放1000美元的竞选政策,大多数专家和公众似乎仍持怀疑态度,有些人甚至称之为“对资本主义的侮辱”。面对这些批评,杨安泽坚持认为自动化将导致大规模失业。政府必须采取行动,通过分配全体人民的基本收入来减轻这种“革命”将不可避免地带来的痛苦。

育碧是什么样的政策?杨安泽是一个“梦想”的政治外行,还是一个想为美国社会提供“解决方案”的严肃的问题解决者?或者更简单的问题是:“给钱”,它真的能解决美国的问题吗?

杨安泽参加竞选

中产阶级的危机

法西一家住在新罕布什尔州东北部的龙芯镇,并不是一个贫穷的家庭。他们的储藏室里有一棵高达6米的圣诞树,客厅里有一台漂亮的电视机。这是一个普通的美国家庭,渴望每天晚上有足够的食物摆在桌上,他们说1000美元对他们来说意义重大。

Chuck fassi是这个家庭的男性所有者,在当地一家企业做了30多年的技术员。2017年8月,他意外失业。

在巨大的失望和压力下,查克有自杀倾向。他的家人送他去医院。他被诊断患有焦虑、抑郁和躁郁症,不得不在那里生活一段时间。

“我觉得自己像个失败者。我不能照顾我的家人。”查克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说。“我再也不能控制我的生活了。我觉得生活不再有意义了。”

当他从医院回家时,本该庆祝女儿入学的家庭因为高昂的学费而忧心忡忡。

母亲朱迪.法西在怀上女儿詹妮尔.法西后辞去了每小时10美元的清洁工作。现在,她的丈夫失业了,她的女儿上大学支付家庭生活费用。她不得不恢复原来的工作,开始加班。

每天晚上10点钟,朱迪都会在圣诞树商店里摆放货架,直到第二天早上7点钟。然后从早上8点到下午2点为别人打扫房子。之后,筋疲力尽的她回到家,睡了几个小时,和丈夫一起吃饭,睡了一会儿,然后回到圣诞树商店继续加班。

2018年夏天,在听到杨安泽选举政策的消息后,她的女儿卡尼尔为她的父母提交了一份接受育碧试点的申请。当时,杨安泽正在寻找一些“试点”家庭,每月自掏腰包向他们支付1000美元,以实施他们的主要竞选政策。

加纳在申请邮件中描述了她家人为维持所谓的“中产阶级”生活所忍受的一切。“我们卖掉了汽车,甚至考虑卖掉房子。我想我越来越不开心了。我不能像大多数同龄人一样过正常的大学生活。”加纳说。“我也希望我父亲振作起来。当他一个人在家时,他会打电话给我,说他感到内疚,因为他妈妈整天都在工作。”

那年圣诞节,法西一家收到了杨安泽的“圣诞礼物”——他们的家庭被选为第一个育碧试点家庭。这家人决定用这笔钱支付女儿的学费。后来,他的父亲查克找到了一份新工作,并逐渐摆脱了失业。尽管这个家庭的经济状况仍然很紧张,他们还是设法保住了房子。

波斯语家庭表示,育碧带来的额外收入对像他们这样的普通家庭来说意义重大。

“我的团队认为,波斯语家庭有一个与许多美国人相关的非常典型的故事,许多勤劳的家庭正在与他们斗争。”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杨安泽解释了法西家族被选为第一个试点家族的原因。

然而,杨安泽的真正计划远不止帮助法西家庭或试点项目扩大的10个家庭——他的最终目标是每月无条件地向美国3.2亿人口的近80%发放每人1000美元。

外界对这一“奇妙”的政策有很大的怀疑。在他的竞选网站上,他解释说,他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他担心随着自动化技术和人工智能的发展,三分之一的美国工人可能在未来十年失去工作,每个成年人每月1000美元可以减轻对人们的影响,帮助他们开始新的工作,最终改善所有美国人的身心健康,而不是走向恶化的方向。

一些保守派和自由派对此嗤之以鼻。前者认为这种想法“过于昂贵”,会阻碍人们的工作动机,而后者认为支付这种费用将不可避免地需要增加税收,这将给穷人带来更大的负担。然而,《大西洋杂志》最近的一份报告指出了一个更关键的问题:杨安泽的担忧有道理吗?

杨安泽和法西人

特朗普当选的教训

“白痴,问题是经济!”

1992年,克林顿和乔治·布什在竞选美国总统时说,这个划时代的口号令人印象深刻。克林顿最终“夺取”了共和党统治了12年的白宫。

2016年,对于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出人意料的当选,民主党内的一些人仍然认为,他只是巧妙地利用民粹主义、种族主义、俄罗斯黑客和人们对希拉里·克林顿的厌恶来制造一场“完美风暴”。

杨安泽给出了一个更简单的解释。

“我是一个喜欢数字的人,”他在采访中多次说道。“数字讲述了一个非常清楚的故事。特朗普成为我们的总统是因为在过去的15年里,主要由于自动化技术(而不是全球化),我们在摇摆州俄亥俄州、宾夕法尼亚州、威斯康星州、密苏里州和密歇根州失去了400万个制造业工作岗位。所有这些州都投票支持特朗普。”

在2019年关于他竞选哲学的书《对普通人的战争》中,杨安泽警告美国社会,“种族和身份之间的冲突”将会因为“自动化经济”而加剧。他举了一个例子——2017年夏洛茨维尔爆发的种族冲突,部分原因是经济问题。杀害一名年轻女子的司机来自俄亥俄州的一个贫困地区。

“如果你查看选民数据,你会发现一个地区生产的机器人越集中,特朗普在该地区的选票就越多。”杨安泽认为特朗普只是自动化带来的第一场“灾难”。未来几年,自动驾驶汽车将取代卡车司机,类似的技术将取代美国最常见工作领域的普通工人,如“零售、呼叫中心、快餐、保险公司、会计师事务所”他预测,如果这些问题得不到解决,美国社会将面临骚乱,如果不是革命的话。

一些经济学家也认为自动化比全球化更令人担忧。

2016年,奥巴马总统在芝加哥的告别演说中警告说:“下一波经济危机不会来自海外。它将来自无情的自动化步伐,并将使许多中产阶级的所作所为变得毫无意义。”

卸任前,由白宫召集的一群顶级经济学家汇编的一份关于人工智能发展的特别报告预测,由于自主技术的不断进步,83%的每小时收入不到20美元的工作将在不久的将来被自动化所取代,自动驾驶汽车的出现将在美国消除220万至310万个驾驶岗位。

近日,奥巴马投资拍摄的纪录片《美国工厂》(American Factory),讲述了美国传统汽车制造工人在全球化和技术变革环境下的艰苦奋斗,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这部电影中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当向董事长汇报时,公司高管表示,他们计划在不久的将来用更高效的机器人来代替工人,因为他们认为工人“太慢”。

纪录片的结尾是一幅有意义的画面:数百名中国和美国工人陆续走出工厂。下面的标题是:到2030年,自动化将需要全世界3.75亿人找到新的工作。

“自动化的问题非常现实。我周围许多朋友的经历与这部纪录片中的人们相似。所有国家都面临这个问题。这不是企业主的错,但该系统正在推动利润。工业化4.0使制造业本身不再是利润增长的空间,整个社会将节省大量的劳动力和闲暇时间。最大的挑战是原来的中产阶级已经变成了低收入阶层。美国中西部中国商人协会执行主席陈辽瑞告诉澎湃新闻。

虽然许多工作可能会被机器人取代,但是ubi理论的支持者认为人类仍然有很大的创新潜力去探索,而这些东西是自动化技术无法取代的。因此,育碧的作用,除了为最贫穷的美国人提供继续生活的经济底线外,还能使人们有更多的钱来学习、学习和创业,从而开辟了自动化经济社会中另一种新的工作方式,创造了更多的发展可能性,从而促进了更高水平的社会进步。

然而,也有人认为,杨安泽预测的大规模失业不会发生。波士顿智库fclt global的研究与传播主任埃文·霍洛维茨(Evan horowitz)最近在nbc新闻上写道,这样的想法是完全错误的。

霍洛维茨提出了两个论点。首先,如果杨安泽的说法是正确的,美国现在将会有成千上万的工人失业,而且越来越多,但是美国的失业率是50年来的最低水平。其次,如果自动化或机器人正在取代人类,统计数据应该表明劳动生产率正在稳步上升,但事实并非如此。

他总结道:“不要相信这些负面预测。美国需要更多的机器人劳动力。更好的办法是配合其他方法来提高工作效率,从而提高劳动工资,提高经济生产率。”

其他人认为,尽管杨安泽看到了真正的挑战,但他给出了错误的解决方案。“人类自动化始于蒸汽机的发明。这些科技发明提高了生产效率,给人类带来了更多的闲暇时间。人类发明的每一项创新将不可避免地消除传统行业的一些就业机会,同时在新兴行业创造更高效的就业机会。人工智能也会这样做。”行政长官特设委员会主席虞照·孔告诉澎湃新闻。

令人惊讶的是,对育碧讨论和支持的最强烈声音来自自动化技术的发源地硅谷。

特斯拉总裁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曾多次公开表示,未来人工智能取代大部分人类工作时,育碧将需要在社会中实施。脸书总裁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2017年母校哈佛大学的演讲中也表达了对育碧的支持。他认为ubi可以激发更多企业家的创造潜力。“现在是我们这一代人重新定义社会契约的时候了。我们应该探索像ubi这样的想法,这样每个人都可以尝试新事物。”

杨安泽向辛辛那提当地居民致辞

对ubi的怀疑

全民基本收入并不是一个新概念。自16世纪在欧洲提出以来,世界上一些国家和城市已经尝试了各种形式的基本收入政策实验。这些尝试的结果喜忧参半。一些研究表明,尽管增加收入不会显著降低系统性失业,但它确实有其他好处。

例如,芬兰从2016年至2018年进行了一项为期两年的收入测试,每月向2 000名失业居民提供560欧元(638美元)。调查结果显示,虽然收入改善了参与者的健康和压力水平,但失业率基本保持不变。

从美国的开国元勋之一托马斯·潘恩到后来的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和其他人都对此表示支持。20世纪70年代,共和党总统尼克松执政时,议会几乎两次通过相关法案。长期被共和党控制的阿拉斯加州已经实行育碧30多年了。自1982年以来,国家每年向每个公民发放1000-2000美元。这一收入来自该州的主要行业石油业的利润。杨安泽强调,21世纪的“石油”是科学技术。

然而,这些不能消除人们的疑虑。对育碧有三个主要的批评:谁将为此买单?是否会导致通货膨胀并影响工作热情。

根据杨安泽自己的计算,如果向美国所有成年人支付育碧,每年将花费约3.8万亿美元,而美国2018年的预算仅为4.7万亿美元。

如何支付这个天文数字,杨安泽的计划是通过四个方面提出的:第一,美国当前的福利制度支出——每个人都需要在当前的福利制度和育碧之间进行选择,不能两者兼得;二是通过增值税对那些在科技发展中获利最多的大企业征税,增值税一般在欧洲国家实施(最典型的例子是亚马逊-杨安泽经常强调,这个去年赚了100多亿美元但缴纳了0元联邦所得税的大企业是导致美国30%商场关闭的罪魁祸首);此外,它还包括ubi带来的消费和经济增长,以及碳排放税收。

针对通胀担忧,杨安泽表示,奥巴马政府此前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发布的4万亿美元银行救助计划并未导致通胀,而育碧计划主要使用的是经济中已经存在的资金。虽然增值税可能导致商品价格小幅上涨,但企业间的竞争将控制价格,随着时间的推移,技术最终将降低大多数商品的价格。

除了经济原因,道德和伦理考虑也是一个主要问题。许多接受《澎湃新闻》采访的美国人表示,育婴园是否会导致“养懒人”和“乱花钱”,这是他们对这一政策持怀疑态度的主要原因之一。

史蒂夫·温室(Steve温室),前《纽约时报》记者兼作家,美国劳工问题长期专家,坦率地说,育碧最大的问题不是成本,而是它将颠覆美国人对工作根深蒂固的共识,打击工作尊严。

针对这些担忧,杨安泽表示,他认为他的计划不会产生如此负面的影响。他的网站引用了2016年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经济学家对育碧试点项目的研究,该研究发现“没有系统证据证明黄金计划阻碍人们工作。”

“1000美元对大多数美国人来说不够,但它可以帮助减轻他们的经济压力,激励他们找到更适合他们的工作。”他说。

话虽如此,事实是没有哪个国家或城市尝试过杨安泽所描述的如此大规模的计划。

尽管争议很大,很少有人认为杨安泽有机会赢得白宫,但他与其他总统候选人的区别可能在于他有勇气使用大胆、冒险和冒险的方法来解决21世纪的问题。他也是第一位将人工智能和自动化技术对就业的影响放到国家选举阶段的总统候选人——无论下一任美国总统是否仍然是特朗普,这些问题都可能成为未来十年越来越多美国人生活的核心。

杨安泽的努力让人想起20世纪60年代美国总统肯尼迪,他启动了昂贵而危险的阿波罗登月计划。他说:“我们选择去月球...不是因为它们容易,而是因为它们困难;因为这一目标将有助于组织和衡量我们的最佳能力和技能,因为这一挑战是我们愿意接受的,是我们不愿意推迟的,也是因为我们打算赢。”

从这个角度来看,他的努力值得人们尊敬。

杨安泽在竞选中的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