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共和国这样走来」国企破冰

【时间: 2019-11-27 14:56:29】【字号:

中新网9月22日电——据中央广播电视台经济之声《天下财经》报道,1979年6月25日,《人民日报》突然刊登了一则产品广告:“国有宁江机床厂接受国内外用户的直接订单”。这在当时是一件新事物。

1978年冬季,四川省启动了扩大企业自主权的试点项目,宁江机床厂成为五个试点单位之一。国有企业完成国家下达的任务后,可以自己接管工作,自己挣钱。

1980年,身高1.62米的卜新生成为浙江海燕衬衫厂厂长。他把改革的目标对准了当时国有企业最大的慢性病——铁饭碗和大饭锅,并实施了“计件工资无上限、底部无保证、休假无工资”的政策。卜新生说:“生产效率低的根本原因是分配上的平均主义和同一个大锅饭。没有疾病假装生病,轻微的疾病基本治愈,但是疾病仍然是固定的工资,对吗?什么是工资?工作赚钱。”

1983年11月16日,《人民日报》在头版刊登了一份长篇通讯《一个有着原创精神的厂长》,肯定了卜新生的改革经验。很快,全国掀起了一股不新生热。

国有企业改革被称为“最难破解的难题”。陈光,1991年成为山东省诸城市市长。陈光上任伊始,就面临着一片混乱。该市有150家独立的会计企业,其中103家亏损。陈光打破釜底抽薪,开始了被称为“抛售”的中小企业股份制改革,当时发生了四起纠纷。

1994年1月18日,山东诸城汽车厂取消法人资格,无偿将576万元资产并入北京汽车摩托车联合制造公司。两个相距数千英里的国有企业的重组就像给杠杆一个支点。一个是利用现有的国有资产,另一个是利用弱小企业的发展。股份制由此走上了中国国有企业改革的舞台。

企业的繁荣是国家繁荣的基石。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重要时刻,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走上世界舞台,在中国发挥了强大的作用。7月22日,2019年《财富》全球500强榜单发布。上榜的中国企业数量达到129家,历史上超过了美国。越来越多的国有和民营企业出现在500强名单上,在许多领域占据领先地位,反映了中国经济发展的速度和质量。

编者:王涛

广播:马·肖勇

制作:刘李沁

评论:朱宏钧

终审:蔡万霖和杨春阳

辽宁快乐十二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 dafa888 三分快三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