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中国三城记:东风吹绿汉江岸

【时间: 2019-11-12 19:22:17】【字号:

武汉正在尽一切努力建设世界级的汽车之都。一个城市的汽车及零部件产值达到4000亿元,全部来自十堰沟的芦苇席营房和煤油灯。东风公司已经从穷到穷,跻身世界500强,见证了中国汽车工业50年的变迁。

1975年6月,二七形成了第一辆基本车型——2.5吨越野车的生产能力。照片/新华社

温|“财经”记者李喜印实习生王琦

编辑|史志良

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有一条长约13公里的“千亿大道”,它南北走向,是世界上汽车工业最集中的轴线之一。

主干道沿线有DPCA、东风本田、东风乘用车等7家整车企业。同时,拥有12家汽车装配厂和500多家零部件企业,年产汽车100万辆。它被称为“东风大道”,以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风公司”)命名。

武汉是中国中部当之无愧的汽车之都,汽车产业已经连续九年成为武汉的第一支柱产业。2018年,该市生产了170万辆汽车,占全国总量的6%。其汽车及零部件工业产值达到4000亿元,该地区包括四大汽车系统:法国、日本、美国和独立。

如今,汉江被用作连接数千英里汽车工业带的链条,包括武汉、襄阳和十堰。根据国务院批准的《汉江生态经济带发展规划》的有关指示,要加强汽车及零部件产业,提高整车及重要零部件的设计开发能力,增强汉江李倩汽车产业走廊的竞争力。

东风公司,作为武汉汽车之都吹绿的春风,正以新能源汽车和智能联网汽车为起点,肩负着建设百万车级新能源汽车产业走廊的使命,也是武汉建设世界汽车之都的重要组成部分。

巨大的湖北汽车工业起源于一个在原始地图上找不到的小镇。东风从一个鲜为人知的城市十堰出发。东风花了半个世纪才从贫穷变成贫穷,跻身世界500强。中国汽车工业在做大做强的同时,也对国有资产改革进行了很多探索。

在过去的100年里,汽车工业正面临着巨大的变化。"站在山顶上看世界,不要去想山谷中的问题。"东风再次启动改革,力争在五年内成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级企业。

半个世纪前,第二汽车厂(以下简称“第二汽车”)诞生在一个荒芜的地方。

“中国太大了,光有一汽是不够的。有必要建立第二个汽车工厂。”1952年底,一汽建设计划敲定后不久,第一机械工业部组织了第二辆汽车筹备工作的序幕。然而,该项目经历了“三次两次”的漫长曲折,花了17年才从纸面上实现。

为响应"支持、分散和隐藏"的呼吁,只需几次就能更容易地找到该网站。它从四川东部和湖南西部迁移到秦巴山区,最终失去了儿子十堰。

十堰,诞生于东风,现在有一个机场,车牌上的电子商务显示了它在湖北的位置。武当山脚下的“中国卡车之都”欢迎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起初,这是一个在地图上找不到的地方。十堰中心地区只有100户人家。"重工业是铁匠铺,轻工业是豆腐店."没有电,没有铁路,只有抗日战争时期修建的简单道路。这些设备需要通过水路从汉江运送到长江。人们把它扛到十堰。

汽车是工业皇冠上的明珠,需要全行业的支持。当时,根据汽车装配的分工,国家允许整车厂和设备厂分开建造。同时,分配资源。为了解决食品加工问题,沈阳一家食品厂从厂长转为厨师。如今,饺子餐馆在街上很常见,耳朵里带着东北口音,大多是一汽建的。

大批建筑部队响应号召聚集在一起。东风商用车有限公司汽车厂退休工人李叶澄向财经记者回忆说,1969年,他听从父亲的召唤,放弃了楼上楼下的灯光和电话生活,直奔十堰。开始的时候,我摸着没有开关的墙壁,看着闪烁的油灯,感到有点沮丧。他的父亲说服他,“第二汽车公司必须安心发展和工作。”因此两代人把他们的青春献给了第二汽车公司。

“马灯、干街垒、芦苇棚”是东风人的精神象征。东风公司发言人、党委组织部副部长秦杰直言不讳地告诉《财经》记者,在十堰山见证了中国第一家完全独立设计建造的大型汽车厂的出现,这与老第二汽车公司对祖国的感情是分不开的。

东风商用车有限公司汽车厂退休员工李叶澄回忆起十堰建筑工地的过去。数字/由受访者提供

工人们在点燃油灯、睡在坚硬的木头床上、早上吃泡菜、晚上用盐浸泡大米、灯笼在漏气的芦苇垫营房里摇摆的环境中用手打掉了第一辆25y军用越野车。1975年6月,第二汽车公司的前两吨半越野车eq240最终定型并投入生产,其中“eq”代表“第二汽车公司”。同年,第二汽车厂生产的汽车正式命名为“东风品牌”。

时机是对的。在对越南的自卫反击战中,东风eq240越野车取得了士兵们称之为“功勋车辆”的成就,确立了东风作为中国最强大的汽车制造商的地位。如今,第三代军车eq2050(东风猛士)自2009年以来从未错过阅兵,也获得了中国汽车工业首届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东风军车在激烈的战场上的测试。数字/由受访者提供

二七在发展过程中遇到了特殊的困难。

1979年上半年,由于财政困难,国家开始控制对在建大型企业的投资。当时,还需要8.3亿元来建设10万个预期产能。

时任第二汽车总厂厂长的黄夏征写了两份报告,均被国家有关部门拒绝。不久,二七被正式列入“停停缓行”企业名单。

据“东风”报道,冷静的黄夏征召开了一次领导会议,讨论一旦暂停施工延期,3万多名员工和2万多台设备的出路。

经过深思熟虑,每个人都决心自己筹集资金,打破“酱油钱不能用来买水泥,水泥钱不能用来买酱油”的限制,从折旧费用、利润留成、设备维护等费用中提取一部分继续建设,从而解决资金困境。

这个计划已经得到确认。在一个小时内,黄夏征将完成需要三个月时间的审批过程。同年3月,国务院批准继续建设第二汽车公司。

尽管经济紧张,二七仍然坚持研发。1982年,时任第二汽车公司总工程师的陈清泰提出,“第二汽车公司必须生产一代,发展一代,预研一代,才能永远保持青春”。二七计划建设一个教育培训中心、一个技术开发中心和一个技术设备中心。自建湖北汽车工业学院,中国第一所双元制技工学校。

1985年,二七提前两年完成了建设10万产能的任务,实现利润8.4亿元。它没有向国家要一分钱,却增加了国家近3.9亿元的固定投资。汽车销量、上缴利润和税收都占全国汽车工业的60%以上。1991年4月,第二汽车产量超过100万辆。

在探索市场经济的初期,东风像许多国有企业一样,陷入了“大难临头”的困境,急需改革。

被提拔为二七总经理的陈清泰,已经开始通过投资、利润和成本三个核心概念,探索二七从传统的生产型企业向现代管理型企业的转型。《国有资产报告》评价说,自本世纪初以来,许多大型中央企业都走上了与陈清泰当年相同的道路。

1992年9月,被召唤了20多年的“二七”正式更名为东风汽车公司,成为中国汽车行业第一家集团公司。

1999年7月15日,“东风汽车有限公司”正式成立,肩负着开发东风轻型商用车的重任。同年8月,东风汽车(600006.sh)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开启东风资本运营的新征程。

历史遗留的问题让东风步履蹒跚。为此,东风公司和十堰市政府联手完成了一系列重大改革,如大型工厂的重组和“三供一业”的转移,以缩小企业规模。

东风公司深化改革办公室主任谭薇告诉《财经》,过去30年来,东风一直摸着石头过河。方法是一个企业和一个政策。我们勇敢前行,大胆创新。

改革仍在继续。东风公司现任董事长兼党委书记朱延锋表示,“改革不是目的,而是激发企业发展活力、提高核心竞争力、实现更好发展的手段。”

为此,东风公司正朝着“专业化、模块化、集约化”的方向重组和优化主营业务。例如,在梳理了64项业务后,东风零部件确定了“6·1”业务布局。同时,东风公司还出台了决策授权制度(doa)、零部件“小巨人”激励机制、绩效薪酬优化计划等。以加强责任、绩效和薪酬的匹配度,并释放人才机制。

效果已经显示出来。2018年,东风公司的收入和利润在行业内继续保持较好水平,自行车利润和利润率均有所提高。

20世纪80年代中期,第二汽车公司率先从中型卡车转向轻型和重型卡车。然而,国家计委在研究后决定调整:一汽将向轻量化发展,二汽将向轻量化发展。

二七不愿意放弃轻型车。1984年,SAIC与三个省、五个政党和外国企业共同建设了30万辆轻型汽车项目。此举遭到国家计委和中国汽车工业总公司的强烈反对。迫于压力,当时的SAIC·陈清泰负责人不得不放弃轻型车项目。

幸运的是,1987年,“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研讨会”就中国汽车工业的发展达成了共识。后来,在北戴河举行的一次特别会议上,人们决定中国应该发展自己的汽车工业。但严格限制在“三大三小”的范围内,规定第二汽车公司生产排量在1.3L至1.6L之间的大众汽车

获得国家批准后,二七正在世界各地寻找合作伙伴。法国雪铁龙集团愿意与二七建立合资企业。法国政府承诺中国“零外汇”,雪铁龙将提供一款尚未上市的“未来车型”。

1989年12月,东风和雪铁龙在法国签订了合同。1992年,东风第一家合资公司DPCA成立。同年,富康的第一辆车下线,成为全国“老三车型”之一。“走富康路,走富康车”已经成为家喻户晓的口号。

不仅仅是雪铁龙。

21世纪初,东风公司抓住日韩汽车巨头进入中国的机会,先后与起亚、日产和本田建立合资企业。当时,东风汽车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167亿元,是中国工业体系中最大的合资企业。

东风日产专门制定了“东风日产共同行动计划”,以解决股份汽车公司的共同问题,并为其营销、制造、研发等制定了规范和实施标准。该公司成立五周年时,其生产和销售达到100万辆汽车,创造了业内最快的速度。十年后,总产量将达到1000万吨,并创下纪录。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几款合资车型凭借其性价比成为东风的主要利润来源。此外,随后与中国台湾裕隆(Yulon)和法国雷诺(Renault)的合资企业已经将东风确立为销量第二大的国内汽车集团,创造了独特的合资合作“东风模式”。

东风汽车有限公司副总裁陈兴林向财经记者解释,“东风模式”在于坦诚相待,追求合资公司的最大利益,满足股东的期望,关注公司的成长,让股东、员工和合作伙伴相互信任。

如今,国内汽车市场正经历29年来罕见的寒流,东风及其合资伙伴正面临严峻挑战。2019年上半年,DPCA汽车总销量为63,000辆,同比下降60.05%,年初设定的销售目标为235,000辆。

富康的国产车品牌已经失去了一些光彩。该行业普遍将其归因于股东的不同需求、产品进口在中国缺乏本地化、管理流程复杂以及市场战略变化缓慢。

那个壮汉摔断了手腕。今年9月,龙公司宣布了一项名为人民币的复兴计划。它正试图在六年内通过三个阶段的努力复兴龙:培育元、巩固元和扩张元。具体来说,它包括重组组织结构和生产能力,处置闲置资产和不断降低盈亏平衡点。减轻负担后,将集中推出适合中国的产品(未来三年将推出14款全新车型),最终使年销量达到40万辆。

逆水行舟。为了实现上述目标,信心和执行力更为必要。今年8月,徐岩峰去了DPCA武汉工厂调查,鼓励员工将压力转化为动力,尽快回到健康发展的轨道上来。

2003年9月,在秦巴山区生活了30多年的东风正式迁都武汉。

这一举措已经提出很久了。

此前,陈清泰提出了“三级跳远”的理念,并将生产基地扩大到襄樊和武汉。该公司计划开发轻型汽车,并在广东惠州设立代表处,以抢占南方市场。随着2003年东风迁至武汉,襄樊-十堰-武汉汽车生态走廊形成,并发展到广州、郑州和杭州。

东风汽车时任总经理苗伟曾表示,东风总部迁至武汉将有利于东风对整个集团的宏观管理,为当地经济做出更大贡献,并促进其参与国际竞争。

武汉迎来新一轮发展机遇。

2007年7月,东风汽车公司在武汉成立了乘用车事业部。2012年,SAIC通用汽车来到武汉,形成江南和江北汽车产业格局。

2013年12月,武汉开发区实施综合开发,控制面积增至489.7平方公里,试图依托工业制造系统和交通条件打造全球“汽车资本”。该地区有东风公司总部、DPCA、东风本田等整车企业以及康明斯、法雷奥等知名零部件制造商。

效果显著。2018年12月,东风公司为该地区每年30万辆乘用车的扩建项目奠定了基础。2019年4月,吉利控股高端汽车项目在该地区启动。此外,比亚迪、本田和威来已经宣布建立新能源汽车生产和研究基地。

此外,武汉也在加强服务。今年8月,全国首个新能源汽车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位于武汉。为了引进人才,武汉开发区实施了“一卡通汽车人才一卡通”的新人才政策,为人才提供定居、租赁、旅游、打篮球等16项服务。

不仅仅是武汉。在湖北“一个核心、两带三区”发展战略中,明确要求“晓寒与湘10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带”要求汽车企业承担重任。

今年4月,东风公司提出以新能源汽车和智能互联网汽车为两大出发点,与武汉、襄阳、十堰等汉江经济带城市建设百万辆新能源汽车产业走廊。

在十堰,东风通过易捷特种电动汽车项目支持地方转型升级。在襄阳,东风最重要的轻型商用车生产基地已经建成。在武汉,东风的新能源、智能网络连接等新技术不断开花结果。

武汉经济信息委员会汽车办公室的相关人士告诉财经,今年8月,武汉智能网汽车公路赛正式启动。未来将建设90平方公里的开放式智能交通和智能城市示范区。

目前,东风正在努力建设未来的汽车技术,包括汽车轻量化、电子化、智能化、网络化和共享化的“五个现代化”。东风公司党委常委、副总经理游政认为,数字化将推动整个产业链和消费链发生巨大变化,颠覆服务生态和商业模式。因此,东风必须把握时代脉搏,规划核心技术和未来产品。

东风公司的商标是两只燕子。设计师阿德昆解释道:“虽然二七建在高山上,但它必须像鸟儿一样翱翔,奔向广阔的蓝天。”

如今,东风正努力在五年内成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级企业。“你应该站在山顶上看世界,而不是考虑山谷中的问题。”正如朱延峰所说,东风山面临的最大挑战是转变观念,形成共识。设定目标时,我们会咬牙坚持。改革将永远在路上。我们需要不断改进我们的想法,并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前进。

(本文首次发表在2019年9月30日的《财经》杂志上)

山西快乐十分 500彩票 上海11选5 时时乐走势图 网络彩票平台